会员风采

当前位置:主页 > 会员风采 >

智能快递柜从“龙虎斗”变“三国杀”

  为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难题,2016年顺丰联合申通、韵达、普洛斯等投资5亿元成立了丰巢科技。然而,随着快递行业的不断发展,曾经的“盟友”一个转身,就变成“对手”。今年6月中旬,申通快递、韵达股份相继发布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将转让参股的丰巢科技全部股权。就在“通达系”全面退出丰巢前,圆通联合中通、申通、百世等企业向菜鸟网络旗下浙江驿栈合计增资31.67亿元,取得6.28%的持股比例。

  至此,智能快递柜市场去年确立的中国邮政速递易和丰巢之间的“龙虎斗”局面,随着“通达系”的决策变化,将走向以菜鸟、中国邮政和顺丰为主竞争更加激烈的“三国杀”时代。

  智能快递柜是快递配送环节的落点之一,极大地提升了快递员在配送过程中效率,越来越被市场看好。新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广州常见的智能快递柜有丰巢、e栈、蜜蜂箱、速递易、格格货栈等品牌。

  2016年6月,顺丰、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宣布共同投资丰巢科技,致力于研发运营丰巢智能快递柜。根据资料显示,五大股东的战略融资规模是5亿元。2017年1月,丰巢得到由鼎晖领投,国开、钟鼎等跟投,原始股东追投的累计25亿元A轮融资。在今年1月,申通和顺丰联合多家投资方再度向丰巢注资20.7亿元,彼时丰巢估值达到90亿元。

  不过,“狂欢”之时,中通首先显露退意,其在丰巢科技A、B轮融资时并未增资,而在B轮融资后,所持有股份也低于申通、韵达。今年初的战略融资中并未出现中通的名字,后有消息称中通在2018年3月,已经将持股比例减至7.75%。直到近期,丰巢科技中已没有中通身影。

  如今加上申通、韵达的相继退出,顺丰曾经的“盟友”已另寻他路。对于“通达系”与顺丰拆伙,有分析大致认为有两种原因,一是顺丰“清退”,财经网报道称,有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相关快递公司是被迫退出的,顺丰作为大股东,强硬要求“通达系”从丰巢退股;另一种说法是,“通达系”在以顺丰为主的丰巢科技中可发挥空间较少,从而转变战场。而丰巢方面在回复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涉及战略性问题,暂且不对外回复。

  对于清空丰巢股份,申通快递在公告中称,基于公司商业化考虑,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可将股权转让所得投入到快递业务板块的主业上,有利于公司进一步聚焦主业。韵达股份的高管则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将进一步充盈公司现金资产,若本次交易顺利完成,预计将会为上市公司带来非经常性的一次性税后收益约4.4亿元。

  向“通达系”伸出橄榄枝的是资本雄厚的菜鸟网络。原先,菜鸟方面大力布局全网的大仓储、移动端、菜鸟驿站,但唯独对快递柜行业关注力度较少。不过,随着去年菜鸟方面加大对快递柜的投入,未来快递柜行业格局将更具备竞争性。

  据悉,目前菜鸟携巨资入局快递柜行业,已陆续在相关场地将驿站更换成菜鸟快递柜。

  2017年,随着中国邮政收购速递易和丰巢收购中集e栈,智能快递柜市场走向“龙虎斗”局面。如今,随着“通达系”撤离丰巢,智能快递柜领域的阵营进一步分化,将进入顺丰牵头普洛斯等组建的丰巢,中邮收购的速递易以及菜鸟联合通达系组建的驿栈之间竞争更加激烈的“三国杀”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原先没有加入快递柜行业的德邦物流也将加入战局。6月21日,德邦快递(由“德邦物流”更名)与速递易一致同意在校园、社区、特殊节点等领域建立全面且深入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加速快递末端全场景建设。

  数据显示,今年1-5月份,广东省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45.9亿件,同比增长29.8%;业务收入累计完成509.6亿元,同比增长23.1%。巨大的快递业务量无疑加剧了快递末端压力。据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快递柜数量大约20万个,预计到2020年快递入柜率有望达20%,对应快递柜格口需求约为7600万个。

  智能快递柜产业在中国才刚刚起步,市场供需关系尚处于不平衡状态,盈利难是目前企业面临的突出问题。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日,丰巢科技营业收入为3.08亿元,净利润-3.85亿元;今年以来,截至年5月31日,丰巢科技营业收入为2.88亿元,净利润为-2.49亿元。

  同样扎根于智能快递柜产业的速递易也面临经营窘境。据三泰控股业绩报告显示,2015年、2016年速递易净利润分别为-0.38亿元和-13.04亿元。2017年重组后,引入了中邮资本、驿宝网络、亚东北辰三大重量级战略投资者,才实现净利润3.02亿元,同比增长123.19%。2017年的扭亏为盈后,也让三泰控股免于退市风险。

  快递柜生意不好做还在于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中邮速递易已在全国225个城市运营约8.4万台设备;而丰巢科技则已在社区、写字楼安装智能快递柜约7.5万个,覆盖国内80个城市。有行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单个智能快递柜的成本约为1.8-6万元,再加上快递柜的折旧率、运营租金、设备维护,快递柜的运营成本不低。

  而以当前快递柜的收费方式来看,其收费水平显然跟不上投入力度。以速递易快递柜为例,其收费项目主要分为快递员收取、用户超期支付、寄件收费、广告及其他增值服务五类。其中,快递员收取则表现为向使用速递易快递柜投放快递的快递员收取相应费用,按照不同箱子大小标准,在0.4元/件到0.6元/件不等。

  而寄取件费用则为快递柜的日常业务收入,这类业务类似于便利店、驿站、快递网点的寄存件形式。如,用户超过快递柜规定取货时间(一般为24小时),则可能会被要求取件时多交1元,但也有快递柜“佛系”投放,暂且不涉及超期收费,而是在快件超期后,通过绑定手机号取件。在寄件业务方面,智能快递柜则免除了苦等快递员上门揽件及网点投件的麻烦,承担“自助快递网点”功能。

  快递柜盈利难,却仍吸引快递、电商等企业相继进入。有分析指出,快递柜是作为整个快递服务生态的一环而存在,再加上2018年3月出台的《快递暂行条例》中明确指出将促进智能末端服务设施、快递电子运单等的推广应用,而使得该行业具备强劲发展前景。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向新快报记者表示,快递柜市场还处在培育的种子期,亏损期或还会延续,但由于快递柜的公共基础设施特性而具备巨大发展潜力。不过,快递柜的部分局限性极大限制了该行业可持续发展。杨达卿提出,因考虑从规模化、多元化方向布局。

  杨达卿表示,没有网络支撑的智能快递柜易成“服务孤岛”,未来的快递柜网络布局还需要往规模化发展;其次,由于快递末端代收点、驿站等服务点抵消了部分快递柜需求,再加上快递柜还存在政策标准及用户习惯、入门难等问题,因此,快递柜企业应加紧快递柜的多元业务探索,迎合快递末端服务的多元化特质,以满足消费者多样化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智能柜虽是快递末端服务设施,但由于融入社区而成为公共基础设施。杨达卿指出,未来智能快递柜的可持续经营,还需要依靠相关协会推进快递柜标准化建设及集约化发展,实现快递柜的互通共用。

推荐产品

客服:小明

微 信:织梦网络

阿里旺旺:阿里巴巴

淘宝店铺:淘宝官方网店

  

查看更多